新浪微博關聯博客的方法

有很多朋友反映新版的新浪微博取消了對關聯博客的支持,自己的博客更新無法顯示在微博Timeline中。為此我憑藉著記憶力給大家一個網址,或許可以幫助你們成功關聯自己的博客。請點擊這裡將博客和微博關聯起來。

擁有


I Have You” – Carpenters

這個世界上最不現實的一件事就是【擁有】

阿輝終於攢够錢買到自己的愛車
橘紅色的Porsche Cayenne
幾個月後因為生意失敗無力還債
不得含淚轉手

阿芬終於遇見了稱心的男朋友
一位不是很帥氣但氣質成熟的音樂教師
兩年之後因為一位女學生的闖入
阿芬作為舊不敵新的範例
敗下陣來

阿強終於拿到一個滿意的 Offer
在一家禮儀策劃公司做創意策劃
一年後因為老闆侄子通過關係入職
他還是被擠兌然後被迫辭職

我們總是以【擁有,便是屬於我】和【未擁有,便要去追求】的天理
來一分為二看待身邊的人和事物
殊不知【擁有】本身即是虛幻的概念
世上沒有【擁有】,只有【暫時獲得】

中學門口身著校服的男生女生
摟摟抱抱卿卿我我
很可能他們已經歷過魚水交融
他們都覺得自己真的【擁有】了對方
其實呢     結果呢

貪官污吏手中億萬的灰色收入
也只是為滿足他們【擁有】的錯覺
騙財騙色的流氓無賴
也只是爲了獲得【擁有】帶來的欣慰感
其實呢     結果呢

租房的人都知道房子不是自己的,是房東的
可是房子到最後一定是房東的嗎
probably not

世上沒有【擁有】,只有【暫時獲得】
因為慾望
人們不惜一切代價去【暫時獲得】
甚至搭上他們的餘生
慾火焚身,飲鴆止渴

然而我也想
如果這世上確實存在一件事或一個人
願意無私、無害、無可圖地【擁有】我
我是否應該滿足對方呢
還是繼續利用【世間無擁有】的規則
讓他暫時獲得再讓他失去
讓他從希望到失望再到絕望呢

我想     我願意打破【世間無擁有】這個規則
即使我身上也有很多不確定因素(通常是不受控的因素)
但至少有一顆凝重而忠誠的心
所以我仍保留這份希冀
可以被真正的【擁有】
比如一份正確的事業、比如一個正確的人

可是我亦不想在對方遇到窘境時將我出賣
自己可以做到靠譜
不代表可以要求對方同樣靠譜
所以要不要【被擁有】真是一個困難的決定

Anyway
我有這樣的初衷
總算是好的吧

 

 

我們都是好人

我想我們都是好人
可惜擁有太驕傲的靈魂

我想我們都是好人
可惜只有做朋友的緣分

我想我們都是好人
可惜都未曾敲到對的門

我想我們都是好人
可惜只得到危險的溫存

我想我們都是好人
可惜我現在只想一個人

好人” – 杭士琁

空氣

情願你當我是空氣
這樣我便是你一直呼吸的理由

情願我將不辭而別
這樣你便是我永遠新鮮的傷口


黑暗之光” – 雷光夏

林之安魂曲

Winter: Lux Aeterna” – Kronos Quartet

近些天,一些認識我的人都會問我這樣的幾個問題:「你知道美國那個“吃臉”事件麼?」「你知道美國罪犯切腹掏內臟拋給警察的事麼?」「你知道加拿大變態殺害中國留學生林俊奸屍分屍的事麼?」聽起來一個比一個科幻,一個比一個匪夷所思。尤其最後一個,問我的人最多,也許是因為有“中國人”這個tag存在,抑或是我的朋友們在海外者居多,所以大家都比較關注最後這個林俊事件。雖然這些問題表面上都可以用Yes/No一個字來回答,但那並不現實,所以還是得具體跟他們說我自己的一些想法,以不辜負他們對我這個“公知”的期望。跟幾個人討論過林俊事件,每次說的都不盡相同,所以我打算在博文里做一總結。

其實談到這個事件,我的想法多數是負面的,即使我明白必須尊重逝者。斯人已去,我們不必糾結於他的過去有何種失誤。我在這裡僅僅想對仍在人世的諸位,表達我的最深切的憂慮與最誠懇的忠告。不論你是不是留學生、不論你是不是身處加拿大、不論你是不是身為同性戀者,這些道理我想應該是全部適用的。

林俊事件讓我直接聯想到一部由Darren Aronofsky執導的電影——《夢之安魂曲》(Requiem for a Dream),因為它們的原理是相通的。因此,此文標題將“梦”字拆散,表達對林俊的悼念、以及對千千萬萬個林俊的關切。

坦白地說,林俊事件的視頻我有觀看過,但並非是抱著好奇心去觀看(我亦沒有在任何網站上留過評論),而是因為朋友的一句“你們看了這個視頻就不會選擇同情逝者了”引發的本能抗議,我不知道這個視頻中的哪些內容會讓他覺得不妥,甚至令他拋棄了“逝者為大”的信條。看過視頻後,我明白了他的意思。

根據國內外主流媒體的真實報導(特別注明:是真實報導,而非個人意見或小道消息),我們可以獲悉如下事實:

1. 林俊生前生活並不富裕,但是積極樂觀,學業成績幾乎都是優秀,而且工作努力,從不換班或請假,性格溫暖,也很有禮貌,在同學們乃至老闆眼中,都是一個品學兼優、陽光向上的形象。
2. 林俊是靠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加拿大的一所高校,主修計算機,但他坦承來到加拿大學習的動機是“爲了愛”。
3. 林俊被害的原因有三種版本:① 林俊與疑犯是同性情侶關係,因其特殊的性愛癖好與藥物作用導致疑犯行為失控。②林俊是攜中國籍男朋友一同前往加拿大,案發時他的男友正值回國。③林俊在加拿大結交了新的男友,而此新男友恰好是疑犯的前男友,因其與疑犯分手不久,故疑犯心起殺機。而從視頻判斷,林俊很服從地被全裸捆綁在床上,配合度較高,並不像是被蓄意謀殺的場景,因此第③個版本有失偏頗(但亦不排除疑犯誘姦再謀殺的可能)。
4. 疑犯是加拿大色情電影演員,雙性戀,小有名氣,但精神有些問題,會虐殺動物,或者對男/女朋友說令人極其不安的言語。 疑犯曾整容且自戀,希望獲得世界級的關注。
5. 同學們和其家人對林俊的私生活並不知曉,林俊掩飾得很好,甚至案發前一天還在正常上班,完全無異樣。
6. 案發時林俊在床上全裸被捆綁,被疑犯殺害并奸屍、分屍,而他生前好友根本沒人聽他提起過關於疑犯的任何信息。

 經過簡單的信息加工我們不難得出下面的結論:

1. 林俊在同學、同事們面前的表現,與其私下的行為有較大距離。在別人面前他有陽光的一面,而在私生活上他有自己難言的癮與癖,甚至异於常人。這在邊緣人群(如同性戀者、吸毒人群、性工作者等)當中是一種常見的現象。
2. 林俊是爲了獲得更大的“自由”而選擇在加拿大開始同性感情生活。至於“自由”,有社會寬容的意味(比如加國允許同性可以結婚),也有追求激情的含義(比如西方社會文化允許Open relationship的存在,即戀愛雙方(或多方)並不互相忠誠而各自尋歡作樂)。
3. 如果被害原因是①,說明林俊生前在同性戀圈當中已摸爬滾打好多年,因為在性愛中接受使用藥物或毒品就說明已不是剛剛涉足這個圈子。
4. 如果被害原因是②,說明林俊在背著男朋友偷偷與疑犯約會(因為林從沒和別人提起過疑犯的任何信息),是難以克制的好奇心和慾望導致了他的悲劇。
5. 如果被害原因是③,說明林俊同時認識疑犯和他的前男友。既和疑犯的前男友確立了戀愛關係,又與疑犯上床發生悲劇。
6.  能夠認識色情影片的演員,說明林和疑犯在當地同性戀圈中都有一定深度的“人脈”關係。如果不相信,請去你當地最有人氣的同性戀酒吧,連續去三天,看你能否順利搭訕上一位專業色情片演員。
7. 如果被害原因是①,說明林一定知曉 疑犯的性格缺陷與精神問題,卻仍與之進行高度激烈的性愛,並且沒有察覺到疑犯的作案利器,強烈的性衝動(抑或因為藥物所致)克服了理智。而選擇和一位雙性戀色情片演員做男友,說明林在挑選伴侶上的原則並非傳統,而且激情成份更多,與其說“爲了愛”不如說“爲了更愉悅的刺激”,而非真正的愛情。

如果我們再對以上的結論進行提煉,可以得出的忠告就是:

1. 有些人的慾望是深藏的,難言的。這些慾望因為高壓且長久得不到表達,就會變得很危險。應多讀善書,淨化心靈,儘早去除不能登上大雅之堂的惡性慾望(例如“邪淫”與“殺生”)。
2. 有些慾望並非是“存在即合理”的,因為它的存在和人的生存往往是相悖的(例如自殺的慾望、墮落的慾望)。注意“相悖”是指存在衝突,不一定立刻致命。
3. 有些慾望可以直接給人帶來毀滅。
4. 共同的慾望會促進人際圈子的形成,人際圈子的性質是良或惡取決於慾望的性質。若是一群具有正當事業慾望的人湊在一起,就是一個良性互動的商業圈子。若是一群因肉體特徵、性癖好相同而聚在一起的人,就註定是一個無法登上大雅之堂的以性為主題的惡性圈子,他們只能自得其樂,而無法被主流社會所接受,甚至有的成員無法融入主流社會,只能在小圈子中自生自滅。
5. 參與到惡性圈子中,必定會使圈子內部成員的生存質量一起下降,甚至遭遇毀滅。這種效果通常不是立竿見影,但往往殺人于無形,後知後覺卻為時已晚。
6. 惡性圈子相對於主流社會本身是一個秘密,但其內部沒有任何秘密,內部成員之間表面的和平、或者欺騙和隱瞞,通常只是利用信息傳遞的時間差而已(例如貪污腐敗在政府內部也許人盡皆知但集體對外緘默,因此老百姓可能永遠不知道。政府內部的所有人也不是同時知道一件事的,但經過一定的時間差和人人相傳,最終都會知道)。
7. 無論是良性還是惡性的慾望,永遠是個無底洞,沒有極限的。 賺了1億會想賺2億,約了10次炮會想再約見第11個人,沒有盡頭,除非生命結束。因此,即使是良性的慾望,也應該適可而止;惡性的慾望,早應該戛然而止。

媒體不會挖掘到這個深度,因為這不光會讓社會對同性戀群體更加排斥,而且還涉及到複雜的人性哲學,這顯然不是媒體會做的事。

也有人質疑,說林俊只是遇到了“變態”而已,和他是不是同性戀者沒有關係。抱持這種觀點的人都有一個問題,就是把“變態”當“常態”,覺得變態的人哪裡都有。其實“變態”生來也不是變態的,他也是在自己經歷的一系列事件中、在未戒除的惡性慾望中逐漸迷失自我(獲得模糊的自我認同),以至採取極端手段達到某一個目的。倘若林俊並不熱衷於同性戀圈,也就不會結識疑犯,疑犯一輩子或許只會虐貓虐狗而已。正因為疑犯在性這個主題上有太多的惡性慾望,不去斷除,才慢慢讓自己變成了一個异於常人的殺人犯,而他自己還很enjoy,甚至非常proud(主動攝錄殺人全過程,並把屍塊郵寄給政黨總部)。

無論是十幾年前的毛寧遇刺事件,還是某某女歌星因和某政治人物拖拉撕扯被封殺,還是更匪夷所思的各種奇怪事件(例如演員白靜被親夫殺害等)無不反映了這一點。未及時去除的惡性慾望和過度追求的良性慾望,都對生存有嚴重或致命的威脅,屢試不爽。

在《夢的安魂曲》中,一心想要出人頭地的Harry不走尋常路,而去販毒吸毒,這個惡性慾望便來自於他的同夥Tyrone,最後Harry把想要開時裝店的女朋友Marion也拉入了這個圈子。結果這昏天黑地的三人小圈子到最後完全崩潰,Harry為取得毒品甚至讓女友Marion為毒梟提供性服務來賺取一小包毒粉。最終Harry因為注射毒品感染而截肢,無法再擁抱他的戀人;Marion的身體早已被毒梟佔有,“幸福”地擁抱著毒粉入睡。而Harry的媽媽Sara的慾望卻似乎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喪偶且獨子在外“發展事業”,這位媽媽想獲得更多人的關注,讓人們知道她過得很幸福,希望可以上電視。這種近似偏執的慾望好像可以得到寬容和允許,但它並不是存在即合理的,爲了上電視時能穿上年輕時的紅裙,Sara積極減肥,而減肥的代價卻是對藥物上癮(來自私人診所大肆斂財藐視生命的惡性慾望),以至最後精神錯亂,這種看似良性的慾望不但永遠不能實現,還毀了這位母親的晚年。

現在這個時代,便捷的事物太多,為惡性慾望的實現提供了極其便利的條件。找不到一夜情,可以用微信,可以用陌陌,可以用傳統的QQ,甚至同志圈自有的Jack’d等程序,方便快捷又速食,且自以為隱蔽。其實社會上有惡性慾望且不斷除的人畢竟還是少數,所以大家各自約炮,最後的結果就是大家實際上是在群交,只不過在不同的時間和不同的地點,沒有任何人會為任何人負責,即使有了個交往對象,也很可能是某個熟人的前任或下一任,流動性堪比外來務工人員。而在同性戀圈當中,由於不存在性別隔斷,任意兩個同性都有發生性行為的可能,因此混亂程度更甚,傳播疾病的風險也更大。

當然,如果沒有社會的偏見,同性戀群體也就可以像異性戀一樣,正大光明地從社會渠道獲得交往對象的信息,大方公開地交往,而不是任由各種複雜的慾望在地下圈子中暗湧。我們不知道有多少林俊正在路上,或者剛剛啟程,或者快到終點但為時已晚。我不是教導大家做聖人,慾望可以有,但是只限於追求生活中的“美”,否則後果則如上文所說。僅以此文告誡一切內心深處藏有各種慾望的人:良慾則抑,惡慾則除,無慾則剛。

JABLOG is powered by WordPress.
Created by Arikid.com | Subscribe (RSS)
© 2006-2017 Quadear & Arikid Media Lab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