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 Y時代社會 ’ Category

即日起,JABLOG 停止更新

qrcode_for_gh_cfbc75b04c16_258
此時此刻,很多詞藻在腦海裡盤旋:“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 “一期一會” “總會有這麼一天” “是為了更好的重逢” ……

太矯情了。

《康熙來了》也是今天正式結束播出的。對哦,我可以臨時決定,搭這個順風車。
那就是──

JABLOG 即日起要停止更新了。

做這個決定也是必然:
#1. 此網站是在美國的服務器上,所以亞洲的訪問速度很慢。但我不想把它搬到中國的服務器上,因為我討厭被中國大陸審查、被迫去備案。被懷疑、被審查是我永遠的敵人。

#2. BLOG 這麼古老的 Web 2.0 時代最初的產物,除了情懷,大概沒有第二個理由再規律性地更新了吧。

#3. 我和朋友們使用電腦閱讀文章的機會越來越少,目前移動通訊是主流趨勢,BLOG 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太過於冗贅。

#4. 即使是每天使用電腦的情況下,我依然不能保證有時間完成一篇文章,尤其當想分享的照片都在手機或相機里時。

#5. WordPress 的頁面在移動設備上觀感很差,我知道我也有美化的責任,可是,可是,……

#6. JABLOG 完全使用繁體中文或英文寫作,對於中國大陸地區的用戶來說,進行搜索也有諸多不便。

 

如果你是用了RSS訂閱了JABLOG(RSS的歷史使命也差不多結束了吧),沒關係,我2012年就開通了微信公眾號,這個時候可以拿出來分享一下:JasonArikid(微信中點擊“添加朋友”輸入這個ID,或者用微信直接掃描文章開頭的二維碼即可)。微信公眾號雖然已經開通四年了,但現在還在籌備期(我昨天剛剛通過了 MBTI 人格類型測試,我屬於小眾的 INTP 型,而且自豪地知道了 “拖延是我的本能”),等過段時間,希望可以規律性地給大家呈現一些有趣的東西。

But……

我不保證微信公眾號會比 WordPress 好用,如果事與願違,我寧願棄用微信公眾號讓 JABLOG 復活;再者,我會在微信公眾號里保留一個空間(至少是一個鏈接)給 JABLOG,大家還是可以訪問到這裡,搜索到自從 2008 年到 2016 年這篇文章在內的所有內容,只不過,記得使用繁體中文進行搜索。

你們可能不知道,我在開始寫這個 JABLOG 的時候(2008年初),買了一隻 iPod classic 第一代 160G,現在它還在堅持為我唱歌,是我現有 3C 藏品中的李穀一老師。你們可能會好奇為什麼最近我都沒有在唱歌,最近在做什麼,…… 這些故事,讓我們在微信上繼續聊。

最後,讓文首的二維碼再次登臺,結束這八年的 JABLOG 時代,也標誌著我們邁向更加輕盈的、隨身的、無處不在的移動互聯網時代。我們再會!

qrcode_for_gh_cfbc75b04c16_258

 

 

中國是一種病

很久前,寫過這篇文章:《有尊嚴者,當遠離新浪微博》
其中我談到了新浪微博默認網友是不文明的生物,它沒有資格強迫用戶“文明發言”。

一個月後,我寫了這篇文章:《新浪微博的“微進步”》
因為看到了新浪微博將發言提示改爲了導向型標語,沒有直接抨擊和警示用戶,而是爭取用戶合作。

而今天,我要寫這篇文章:《中國是一種病》。

現在我滿腦都是一些不太褒義的詞彙,比如故伎重演、捲土重來、變本加厲、愈演愈烈……
因為今天新浪微博的發言提示變成了這樣:

weibo

“七條底線”?納尼?這是什麽?

我搜索了一下微博,也沒有找到 “七條底線” 的內容到底是什麽。
根據推理,應該是和“八項注意” “三個代表” “八榮八恥” “兩手抓兩手都要硬” 同一個系列的“數字化緊箍咒”吧。

這是種病,得治。

這個國家每天都有人自慰、交歡、享受各式各樣的性愛,
好吧我直說,賣淫嫖娼者每一分鐘都在辛勞著。
對於一個沒有妻子、或者妻子沒有生理能力的男人來說,
用手自我慰藉和花錢買春只是不同的兩種形態,解決他的本能。
性和吃飯一樣都是人的本能,
吃飯和道德沒有什麽關聯,性也是一樣,只要不侵犯別人的利益和自由,
雖然長久以來,中國的道德莫名其妙將性與道德產生了微妙關聯。
所以滑稽的事實就是:要想弄臭一個人、讓一個人身敗名裂,曝光性醜聞是非常有效的一招棋。
但我要重申:性活動是人的本能,也是一個人的隱私。
一個人用自己的手、用器具、用同性、用異性、用很多人滿足自己的慾望,都是人的本能,
只要滿足本能的同時沒有侵犯到當事人的利益和自由,就不應該受到譴責,尤其是非當事人、大眾的譴責。

然而我們看到媒體利用了人們扭曲的道德標尺,
將所謂異見人士一個個揪出,加以“擾亂XXX、非法XXX”的罪名,
并放在電視新聞上炒作,引來大眾的譴責和批判,
從而達到完全否定一個人既往功績、使其失信於大眾的目的。

薛蠻子倒下了,但是北京朝陽區嫖娼的只有他一個嗎?全中國呢?
但是除了他,有誰嫖娼後還被弄上新聞聯播露臉?
而且,既然你說賣淫和嫖娼都是“罪”,那麼賣淫的爲什麽沒上新聞聯播談談心得?

終於,薛蠻子之後,我們又看到了轉發超500因言獲罪的案例、
以及其他微博熱門帳號(大V)的陸續倒下。
其實,這一連串的動作背後,反映的是權力的不自信。
權力不可能永遠代替理性和正義,我相信它只是一時的猖狂。

中國人接觸的新聞不自由,上網有防火牆,就連在網上發句牢騷都會有“七條底線”在約束著。
你的自由何在?

而與此同時,有些人卻在揮霍著你一輩子都不能望其項背的自由,
比如可以坐擁幾十套房產、可以隨便打死小販、
可以被判幾年刑然後保外就醫、可以貪污多少錢都不會被判死刑。

今天看到這個荒謬的發言提示,我知道要罵的絕不是新浪微博,
它也只是條看門狗,主人的眼色它不得不看。

同時我很好奇爲什麽在 Twitter 上看不到這樣的發言提示,
難道外國人可以胡亂說話?這不科學。

哦對了,同學媽媽之前說過一句話:如果你夠可愛,別人不會說你的壞話。

封筆。

 

 

林之安魂曲

Winter: Lux Aeterna” – Kronos Quartet

近些天,一些認識我的人都會問我這樣的幾個問題:「你知道美國那個“吃臉”事件麼?」「你知道美國罪犯切腹掏內臟拋給警察的事麼?」「你知道加拿大變態殺害中國留學生林俊奸屍分屍的事麼?」聽起來一個比一個科幻,一個比一個匪夷所思。尤其最後一個,問我的人最多,也許是因為有“中國人”這個tag存在,抑或是我的朋友們在海外者居多,所以大家都比較關注最後這個林俊事件。雖然這些問題表面上都可以用Yes/No一個字來回答,但那並不現實,所以還是得具體跟他們說我自己的一些想法,以不辜負他們對我這個“公知”的期望。跟幾個人討論過林俊事件,每次說的都不盡相同,所以我打算在博文里做一總結。

其實談到這個事件,我的想法多數是負面的,即使我明白必須尊重逝者。斯人已去,我們不必糾結於他的過去有何種失誤。我在這裡僅僅想對仍在人世的諸位,表達我的最深切的憂慮與最誠懇的忠告。不論你是不是留學生、不論你是不是身處加拿大、不論你是不是身為同性戀者,這些道理我想應該是全部適用的。

林俊事件讓我直接聯想到一部由Darren Aronofsky執導的電影——《夢之安魂曲》(Requiem for a Dream),因為它們的原理是相通的。因此,此文標題將“梦”字拆散,表達對林俊的悼念、以及對千千萬萬個林俊的關切。

坦白地說,林俊事件的視頻我有觀看過,但並非是抱著好奇心去觀看(我亦沒有在任何網站上留過評論),而是因為朋友的一句“你們看了這個視頻就不會選擇同情逝者了”引發的本能抗議,我不知道這個視頻中的哪些內容會讓他覺得不妥,甚至令他拋棄了“逝者為大”的信條。看過視頻後,我明白了他的意思。

根據國內外主流媒體的真實報導(特別注明:是真實報導,而非個人意見或小道消息),我們可以獲悉如下事實:

1. 林俊生前生活並不富裕,但是積極樂觀,學業成績幾乎都是優秀,而且工作努力,從不換班或請假,性格溫暖,也很有禮貌,在同學們乃至老闆眼中,都是一個品學兼優、陽光向上的形象。
2. 林俊是靠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加拿大的一所高校,主修計算機,但他坦承來到加拿大學習的動機是“爲了愛”。
3. 林俊被害的原因有三種版本:① 林俊與疑犯是同性情侶關係,因其特殊的性愛癖好與藥物作用導致疑犯行為失控。②林俊是攜中國籍男朋友一同前往加拿大,案發時他的男友正值回國。③林俊在加拿大結交了新的男友,而此新男友恰好是疑犯的前男友,因其與疑犯分手不久,故疑犯心起殺機。而從視頻判斷,林俊很服從地被全裸捆綁在床上,配合度較高,並不像是被蓄意謀殺的場景,因此第③個版本有失偏頗(但亦不排除疑犯誘姦再謀殺的可能)。
4. 疑犯是加拿大色情電影演員,雙性戀,小有名氣,但精神有些問題,會虐殺動物,或者對男/女朋友說令人極其不安的言語。 疑犯曾整容且自戀,希望獲得世界級的關注。
5. 同學們和其家人對林俊的私生活並不知曉,林俊掩飾得很好,甚至案發前一天還在正常上班,完全無異樣。
6. 案發時林俊在床上全裸被捆綁,被疑犯殺害并奸屍、分屍,而他生前好友根本沒人聽他提起過關於疑犯的任何信息。

 經過簡單的信息加工我們不難得出下面的結論:

1. 林俊在同學、同事們面前的表現,與其私下的行為有較大距離。在別人面前他有陽光的一面,而在私生活上他有自己難言的癮與癖,甚至异於常人。這在邊緣人群(如同性戀者、吸毒人群、性工作者等)當中是一種常見的現象。
2. 林俊是爲了獲得更大的“自由”而選擇在加拿大開始同性感情生活。至於“自由”,有社會寬容的意味(比如加國允許同性可以結婚),也有追求激情的含義(比如西方社會文化允許Open relationship的存在,即戀愛雙方(或多方)並不互相忠誠而各自尋歡作樂)。
3. 如果被害原因是①,說明林俊生前在同性戀圈當中已摸爬滾打好多年,因為在性愛中接受使用藥物或毒品就說明已不是剛剛涉足這個圈子。
4. 如果被害原因是②,說明林俊在背著男朋友偷偷與疑犯約會(因為林從沒和別人提起過疑犯的任何信息),是難以克制的好奇心和慾望導致了他的悲劇。
5. 如果被害原因是③,說明林俊同時認識疑犯和他的前男友。既和疑犯的前男友確立了戀愛關係,又與疑犯上床發生悲劇。
6.  能夠認識色情影片的演員,說明林和疑犯在當地同性戀圈中都有一定深度的“人脈”關係。如果不相信,請去你當地最有人氣的同性戀酒吧,連續去三天,看你能否順利搭訕上一位專業色情片演員。
7. 如果被害原因是①,說明林一定知曉 疑犯的性格缺陷與精神問題,卻仍與之進行高度激烈的性愛,並且沒有察覺到疑犯的作案利器,強烈的性衝動(抑或因為藥物所致)克服了理智。而選擇和一位雙性戀色情片演員做男友,說明林在挑選伴侶上的原則並非傳統,而且激情成份更多,與其說“爲了愛”不如說“爲了更愉悅的刺激”,而非真正的愛情。

如果我們再對以上的結論進行提煉,可以得出的忠告就是:

1. 有些人的慾望是深藏的,難言的。這些慾望因為高壓且長久得不到表達,就會變得很危險。應多讀善書,淨化心靈,儘早去除不能登上大雅之堂的惡性慾望(例如“邪淫”與“殺生”)。
2. 有些慾望並非是“存在即合理”的,因為它的存在和人的生存往往是相悖的(例如自殺的慾望、墮落的慾望)。注意“相悖”是指存在衝突,不一定立刻致命。
3. 有些慾望可以直接給人帶來毀滅。
4. 共同的慾望會促進人際圈子的形成,人際圈子的性質是良或惡取決於慾望的性質。若是一群具有正當事業慾望的人湊在一起,就是一個良性互動的商業圈子。若是一群因肉體特徵、性癖好相同而聚在一起的人,就註定是一個無法登上大雅之堂的以性為主題的惡性圈子,他們只能自得其樂,而無法被主流社會所接受,甚至有的成員無法融入主流社會,只能在小圈子中自生自滅。
5. 參與到惡性圈子中,必定會使圈子內部成員的生存質量一起下降,甚至遭遇毀滅。這種效果通常不是立竿見影,但往往殺人于無形,後知後覺卻為時已晚。
6. 惡性圈子相對於主流社會本身是一個秘密,但其內部沒有任何秘密,內部成員之間表面的和平、或者欺騙和隱瞞,通常只是利用信息傳遞的時間差而已(例如貪污腐敗在政府內部也許人盡皆知但集體對外緘默,因此老百姓可能永遠不知道。政府內部的所有人也不是同時知道一件事的,但經過一定的時間差和人人相傳,最終都會知道)。
7. 無論是良性還是惡性的慾望,永遠是個無底洞,沒有極限的。 賺了1億會想賺2億,約了10次炮會想再約見第11個人,沒有盡頭,除非生命結束。因此,即使是良性的慾望,也應該適可而止;惡性的慾望,早應該戛然而止。

媒體不會挖掘到這個深度,因為這不光會讓社會對同性戀群體更加排斥,而且還涉及到複雜的人性哲學,這顯然不是媒體會做的事。

也有人質疑,說林俊只是遇到了“變態”而已,和他是不是同性戀者沒有關係。抱持這種觀點的人都有一個問題,就是把“變態”當“常態”,覺得變態的人哪裡都有。其實“變態”生來也不是變態的,他也是在自己經歷的一系列事件中、在未戒除的惡性慾望中逐漸迷失自我(獲得模糊的自我認同),以至採取極端手段達到某一個目的。倘若林俊並不熱衷於同性戀圈,也就不會結識疑犯,疑犯一輩子或許只會虐貓虐狗而已。正因為疑犯在性這個主題上有太多的惡性慾望,不去斷除,才慢慢讓自己變成了一個异於常人的殺人犯,而他自己還很enjoy,甚至非常proud(主動攝錄殺人全過程,並把屍塊郵寄給政黨總部)。

無論是十幾年前的毛寧遇刺事件,還是某某女歌星因和某政治人物拖拉撕扯被封殺,還是更匪夷所思的各種奇怪事件(例如演員白靜被親夫殺害等)無不反映了這一點。未及時去除的惡性慾望和過度追求的良性慾望,都對生存有嚴重或致命的威脅,屢試不爽。

在《夢的安魂曲》中,一心想要出人頭地的Harry不走尋常路,而去販毒吸毒,這個惡性慾望便來自於他的同夥Tyrone,最後Harry把想要開時裝店的女朋友Marion也拉入了這個圈子。結果這昏天黑地的三人小圈子到最後完全崩潰,Harry為取得毒品甚至讓女友Marion為毒梟提供性服務來賺取一小包毒粉。最終Harry因為注射毒品感染而截肢,無法再擁抱他的戀人;Marion的身體早已被毒梟佔有,“幸福”地擁抱著毒粉入睡。而Harry的媽媽Sara的慾望卻似乎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喪偶且獨子在外“發展事業”,這位媽媽想獲得更多人的關注,讓人們知道她過得很幸福,希望可以上電視。這種近似偏執的慾望好像可以得到寬容和允許,但它並不是存在即合理的,爲了上電視時能穿上年輕時的紅裙,Sara積極減肥,而減肥的代價卻是對藥物上癮(來自私人診所大肆斂財藐視生命的惡性慾望),以至最後精神錯亂,這種看似良性的慾望不但永遠不能實現,還毀了這位母親的晚年。

現在這個時代,便捷的事物太多,為惡性慾望的實現提供了極其便利的條件。找不到一夜情,可以用微信,可以用陌陌,可以用傳統的QQ,甚至同志圈自有的Jack’d等程序,方便快捷又速食,且自以為隱蔽。其實社會上有惡性慾望且不斷除的人畢竟還是少數,所以大家各自約炮,最後的結果就是大家實際上是在群交,只不過在不同的時間和不同的地點,沒有任何人會為任何人負責,即使有了個交往對象,也很可能是某個熟人的前任或下一任,流動性堪比外來務工人員。而在同性戀圈當中,由於不存在性別隔斷,任意兩個同性都有發生性行為的可能,因此混亂程度更甚,傳播疾病的風險也更大。

當然,如果沒有社會的偏見,同性戀群體也就可以像異性戀一樣,正大光明地從社會渠道獲得交往對象的信息,大方公開地交往,而不是任由各種複雜的慾望在地下圈子中暗湧。我們不知道有多少林俊正在路上,或者剛剛啟程,或者快到終點但為時已晚。我不是教導大家做聖人,慾望可以有,但是只限於追求生活中的“美”,否則後果則如上文所說。僅以此文告誡一切內心深處藏有各種慾望的人:良慾則抑,惡慾則除,無慾則剛。

新浪微博的“微進步”

繼我的上一篇博文《有尊嚴者,當遠離新浪微博》嚴重“抨擊”了新浪微博強制用戶“請文明發言”之後,沒過多久,它與騰訊微博便遭到了當局的嚴厲批評并被迫關閉了評論功能數十小時,因為有用戶在其上發佈有關動搖社會穩定的內容而這兩家微博沒有成功制止住謠言的散佈。在重新開放評論功能後,新浪微博也的確讓我看到了一些進步,就是它不再強迫用戶“文明發言”,而是換了一個新的措辭——“打擊虛假消息、建設文明微博”。在這個語境下,“文明”一詞不再是我們一貫認為的、與人的素質掛鉤的含義,而是“虛假消息”的反義詞。

沒錯。強迫用戶文明發言,字面理解的意思是,不允許用戶說不雅言辭,也就是變相承認中國用戶都有說不雅言辭的習慣所以才要加以警示。這種行為是否低估了國人的素質、把國人刻畫成陋習隨身的形象我們先不予置評,但遠離了“操”“幹”“Fuck”之類髒字的“文明語言”就絕對是有益的嗎?想必新浪微博現在也知道答案了。滿嘴髒字的人或許是最真誠的,他們只是真誠地表達了自己的不滿,不加一絲掩飾。而披著文明牌羊皮大衣的齷齪猥瑣狼才是最狠毒的、最應該防備的。

當Adele在倫敦Royal Albert Hall的舞臺上還在一直講Fuck、Shit、Bitch這類應該被bleep out的不雅詞彙,你覺得她不文明嗎?素質低下嗎?沒有形象嗎?中國人到底被“文明”這個詞蠱惑了多少年?!你懂什麽是文明嗎?上下五千年的文明都被此時此刻講“文明”的我們弄丟了,這樣的褻瀆“文明”,你覺得你是真的文明嗎?

總之,對於新浪微博的這個微進步,我是肯定的,因為它不再把“文明”這個可笑的字眼強加在每一個使用它的用戶身上,而轉化為對網絡言論大環境的訴求——即使它仍然在把懵懵懂懂的“文明”二字掛在嘴上。

/////////////////P.S./////////////////
① 我的新浪微博(weibo.com/jasonarikid)仍在發揮它的作用——update給少數朋友們看,同時嚴格限制了評論和私信的權限,所以,想知道我最近在做什麽的朋友們就只是看看吧,但不要強迫我加關注了,關注的人太多Timeline會讓人看了很想吐。如果你覺得沒有互粉就不爽,我也不強迫你關注我,咱還是把微博內容作為加關注的criterion比較好。
②  這裡,JABLOG(Arikid.com/blog),仍會保持不定期的更新(好像從2006年就是這樣吧),到底是一星期一篇還是半年一篇,看心情。限制我在這裡頻頻更新的主要原因是:時間不足、排版工作量較大、服務器連接速度較慢、iPhone上更新博客難度較大等。
③  有能力越牆的朋友們可以關注我的Twitter: @Arikid。2012年3月份重新啟用了Twitter帳號,從零開始,但重新啟用後只會寫英文tweet,通常是腦子里想要說什麼就隨手發上去,算是比較即時的更新,tweet內容從分享私生活到吐槽藝術吐槽政治的都會有。畢竟Twitter是新浪微博的祖先,自由的言論氛圍有目共睹,我在那裡講話也基本不經過大腦,建議隨便看看就好。
④  最近也開了Tumblr,地址:t.Arikid.com。基本作為Instagram或者其他地方同步信息時的目的地,也在考慮以後在Tumblr上發一些東西,但還沒想好。
⑤  在Instagram、Path、甚至 Draw Something 上我也有帳號,不過權當娛樂,不算社交範疇。

有尊嚴者,當遠離新浪微博

算起來,到今天,使用新浪微博也已經有兩年多了。最近愈來愈是覺得,每次在新浪微博發文都要看著“請文明發言”這幾個字,很是扎眼。我想我還是繼續呆在Twitter吧。那裡沒有肆無忌憚的轉發求粉,沒有腦殘才會相信的廣告抽獎,沒有發裸照譁眾取寵的可憐蟲,沒有買山寨香奈兒自拍炫富的白富美,沒有滿屏幕的星座血型兩性垃圾信息,沒有頻繁易主逼粉絲關注才能看相冊的無恥營銷帳號,沒有蒼白無趣的文字和搭配詭異畫蛇添足的圖片,沒有明星發言粉絲胡言亂語搶占沙發的無聊場景……更重要的是,那裡沒有人教訓我要“文明發言”。我自問何時曾野蠻過?何時曾屠殺過一界生靈?何時曾逼別人噤聲?何時曾禁閉過別人不通知家屬?我沒有。我相信絕大多數良民也都沒有。所以新浪微博沒資格教訓它的用戶要“文明”發言,只因我們這些用戶都不是最野蠻的。再退一步講,即使我們都不得不承認網絡發言敏感詞數不勝數,法律還是明文規定了公民享有言論自由;而新浪又有何德何能明確清晰地要求用戶只能文明發言呢?

看來新浪并不明白“文明”的定義。它有可能認為“Fuck”“Shit”是不文明的,或者“菊花”“姦淫”等不怎麼雅致的詞彙是不文明的,但更有可能的是,它會把偽裝起來的野蠻和殘暴視為文明。

我還未打一個字,新浪微博就提示讓我文明發言。這裡面其實有個假設 (presumption),就是新浪假設它的用戶發言絕大多數都是不文明的,都是野蠻骯髒素質低下的,如同世界許多旅遊勝地的“杜絕陋習提示語”只用中文書寫給中國人看一樣,因此新浪覺得有義務下指令去約束用戶的發言行為。一個公司都能如此高姿態地對中國人進行約束,更何況某某大領導的刁難?國家和制度的欺壓?全世界的輕蔑與諷刺?在中國,人與人的高下優劣、彼此歧視已是如此自然而然,以至於中國人看到“請勿隨地吐痰”“請文明發言”之類的提示語早已經麻木,毫無一點情感波瀾。殊不知,一次次看見這樣的提示語,就相當於一次次讓別人高高在上對你的素質進行全面懷疑甚至全盤否定。

新浪微博本來就有百人審查團,每日都在審查用戶微博言論(即使他們早該停止這麼做),甚至他們會借獎品寄送聯絡之名記錄用戶身份證、住址等私人信息以達到實名控制用戶的目的。既然新浪已經有嚴格的審查機制,那就更不該再讓用戶勞神約束自己的發言行為。難道審查團想多偷懶不成?

如果你走在國外一個小鎮,滿街都是用阿拉伯語書寫的“請勿偷盜財物”的提示語,你一定會認為當地阿拉伯人偷盜成風,并會因此變得小心翼翼。同理,對用戶說“請文明發言”,實際上等於新浪官方將“中國用戶群體素質低下”這一論斷進行社會刻板化並予以承認和宣傳(不要忘記新浪的媒體影響力非常之大)。我情願相信新浪是在鋪天蓋地的“請(勿)XXXX”提示語中耳濡目染,完全不顧及用戶感受隨地撿起如此一句沒大腦的提示語放在了網頁上。但請問騰訊微博在發言時會有給用戶“文明”提示嗎?網易微博有嗎?個人認為新浪的競爭對手比新浪更懂得尊重用戶,對國人素質有更合理的判斷。

中國人,你連上網發個言都須時刻被提醒要“文明”嗎?

強烈要求新浪微博取消該提示語。建議大家集體暫時抵制新浪微博直至其刪除該提示語並向用戶致歉,否則你每發文一次都要接受一次新浪的教誨,你就是默認自己屬於新浪認為的“不會文明發言的需要被教訓的低素質人群”。

有尊嚴者,當遠離新浪微博。

 

P.S. 我在知乎上發問了這一題,希望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那裡討論。
知乎問題地址:http://www.zhihu.com/question/20134182

 

12345...6

JABLOG is powered by WordPress.
Created by Arikid.com | Subscribe (RSS)
© 2006-2017 Quadear & Arikid Media Lab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