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 N句心裡話 ’ Category

即日起,JABLOG 停止更新

qrcode_for_gh_cfbc75b04c16_258
此時此刻,很多詞藻在腦海裡盤旋:“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 “一期一會” “總會有這麼一天” “是為了更好的重逢” ……

太矯情了。

《康熙來了》也是今天正式結束播出的。對哦,我可以臨時決定,搭這個順風車。
那就是──

JABLOG 即日起要停止更新了。

做這個決定也是必然:
#1. 此網站是在美國的服務器上,所以亞洲的訪問速度很慢。但我不想把它搬到中國的服務器上,因為我討厭被中國大陸審查、被迫去備案。被懷疑、被審查是我永遠的敵人。

#2. BLOG 這麼古老的 Web 2.0 時代最初的產物,除了情懷,大概沒有第二個理由再規律性地更新了吧。

#3. 我和朋友們使用電腦閱讀文章的機會越來越少,目前移動通訊是主流趨勢,BLOG 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太過於冗贅。

#4. 即使是每天使用電腦的情況下,我依然不能保證有時間完成一篇文章,尤其當想分享的照片都在手機或相機里時。

#5. WordPress 的頁面在移動設備上觀感很差,我知道我也有美化的責任,可是,可是,……

#6. JABLOG 完全使用繁體中文或英文寫作,對於中國大陸地區的用戶來說,進行搜索也有諸多不便。

 

如果你是用了RSS訂閱了JABLOG(RSS的歷史使命也差不多結束了吧),沒關係,我2012年就開通了微信公眾號,這個時候可以拿出來分享一下:JasonArikid(微信中點擊“添加朋友”輸入這個ID,或者用微信直接掃描文章開頭的二維碼即可)。微信公眾號雖然已經開通四年了,但現在還在籌備期(我昨天剛剛通過了 MBTI 人格類型測試,我屬於小眾的 INTP 型,而且自豪地知道了 “拖延是我的本能”),等過段時間,希望可以規律性地給大家呈現一些有趣的東西。

But……

我不保證微信公眾號會比 WordPress 好用,如果事與願違,我寧願棄用微信公眾號讓 JABLOG 復活;再者,我會在微信公眾號里保留一個空間(至少是一個鏈接)給 JABLOG,大家還是可以訪問到這裡,搜索到自從 2008 年到 2016 年這篇文章在內的所有內容,只不過,記得使用繁體中文進行搜索。

你們可能不知道,我在開始寫這個 JABLOG 的時候(2008年初),買了一隻 iPod classic 第一代 160G,現在它還在堅持為我唱歌,是我現有 3C 藏品中的李穀一老師。你們可能會好奇為什麼最近我都沒有在唱歌,最近在做什麼,…… 這些故事,讓我們在微信上繼續聊。

最後,讓文首的二維碼再次登臺,結束這八年的 JABLOG 時代,也標誌著我們邁向更加輕盈的、隨身的、無處不在的移動互聯網時代。我們再會!

qrcode_for_gh_cfbc75b04c16_258

 

 

最後還是會

我終於理解為甚麼
有一種精神病
症狀是
覺得身邊所有人
都是同一個人的
不同變體

其實
人真的都是一樣的

一樣的生來兩行淚
一樣的故去化腐灰
一樣的食俸再受賄
一樣的戀愛又出軌
一樣的為名利奮戰
一樣的為情色甘亡
一樣的耐不住誘惑
一樣的愛心存僥倖
一樣的喜新而速擒
一樣的厭舊而急棄
一樣的藏私慾於心
一樣的爲利己欺瞞

不同的五官、身材、脾氣
只是同一部電影不同版本的海報
不同的相遇、相知、相處
只是同一條地鐵線的不同停靠站
殊途同歸
最後大家都一樣到達同一個目的地

精神病患者和哲學家的相同點
則是會把不同的人/物之差別看成無限小
若能強烈意識到不同人/物之間的差別並為之欣喜
則說明真正的智慧還未成形
因為敏銳只是一種小聰明
大智才能若愚

我不確定自己的IQ和EQ
有多少百分比貢獻給了智慧
也不想把自己逼到哲學的角落裡
但我已經愚鈍地體會到
人都是一樣的
最後都是會被自己的決定害死
而決定源於私慾
無論家財萬貫還是滿腹經綸
最後都是會有一樣的結局
甚至一樣的路徑

人們並不知道
掛在嘴邊的「自由」
永遠不可能通過慾望實現
慾望越多
自由越少
慾望的釋放絕不是自由的表象

真正的自由是「放下」
一個人連慾望都放下了
而另一個人還在被慾望死死桎梏著
你說誰更自由

漫長的四季也不過另一時空中的一日
豐富的人生也不過另一時空中的蜉蝣
當人生旅程被視作足夠短小的質點
一生所為也不過幾次抽搐和轉圈

每只螞蟻
都有眼睛鼻子
它美不美麗
偏差有沒有一毫釐
有何關係

我向外太空射一支箭

(一)

假設我向外太空射一支箭,
這支箭達到光速,並且它無論飛多遠我也能觀察到。
目光緊跟著箭的尾巴,
那麼我看到的是這支箭1秒前的樣子、2秒前的樣子、3秒前的樣子、⋯⋯

直到它飛了一年,
我看到的是它一年前的樣子,
而一年前這支箭正在我手中準備射出去,
也就是說,我現在看到的一光年外的箭,和當時我手中待發的箭,是完全相同的一支!
再換個說法:一年時間過去了,那支箭的樣子根本沒有老化和發生任何改變,改變的只有位置。

這就解釋了為什麼任何事物一旦達到光速,時間就完全停滯了。

所以這個世界可以永生的只有光。

(二)

假設我向外太空射一支箭,
這支箭達到2/3的光速,並且它無論飛多遠我也能觀察到。
目光緊跟著箭的尾巴,
那麼我看到的是這支箭1秒前的樣子、2秒前的樣子、3秒前的樣子、⋯⋯

直到它飛了一年,
我看到的是它8個月前的樣子,
而8個月前這支箭正是射出4個月時的樣子,
也就是說,我現在看到的2/3光年外的箭,和剛剛射出4個月的箭,是完全相同的一支。
再換個說法:一年時間過去了,那支箭的樣子只比出手時“老化”了4個月,順帶改變了位置。

因此,如果一個事物未達到光速,它會老化。當你達到光速c的a倍時,一年後老化的程度=12*(1-a),單位是月。
如果a太小了,近似於0,那麼一年後老化的程度就接近12個月。
所以要讓我們動起來,速度儘量的大。使a增大,才能降低老化的程度。

(三)

假設從外太空足夠遠的地方,有人向我射了一支光速的箭,
我同時用眼睛看到,箭頭距離我1光年,也就是說,1年後會達到我手中。
我看到的是這支箭1年前的樣子。

箭射出了2個月,我看到的是它10個月前的樣子,而10個月前這支箭還沒射出,
箭射出了5個月,我看到的是它7個月前的樣子,而7個月前這支箭還沒射出,
箭射出了7個月,我看到的是它5個月前的樣子,而5個月前,這支箭是射出2個月時的樣子,
而射出2個月時的樣子,就是它10個月前的樣子,而10個月前這支箭還沒射出。
直到這支箭降落在我手裡,它也還是沒被射出時的樣子,只不過位置發生了變化。

因此,只要一個事物達到了光速,你經過再長的等待,也不會看到它的衰老。

(四)

一個人行動得越慢,越能體會到時間的流逝和等待的漫長,也就會被襯托得更加衰老。

(五)

意念是唯一可以和光競速的東西。

(六)

時間和空間,無論一開始、當下、還是未來,都是虛無的。
因為“一開始”“當下”和“未來”本身也是虛無的。

(七)

 

 

中國是一種病

很久前,寫過這篇文章:《有尊嚴者,當遠離新浪微博》
其中我談到了新浪微博默認網友是不文明的生物,它沒有資格強迫用戶“文明發言”。

一個月後,我寫了這篇文章:《新浪微博的“微進步”》
因為看到了新浪微博將發言提示改爲了導向型標語,沒有直接抨擊和警示用戶,而是爭取用戶合作。

而今天,我要寫這篇文章:《中國是一種病》。

現在我滿腦都是一些不太褒義的詞彙,比如故伎重演、捲土重來、變本加厲、愈演愈烈……
因為今天新浪微博的發言提示變成了這樣:

weibo

“七條底線”?納尼?這是什麽?

我搜索了一下微博,也沒有找到 “七條底線” 的內容到底是什麽。
根據推理,應該是和“八項注意” “三個代表” “八榮八恥” “兩手抓兩手都要硬” 同一個系列的“數字化緊箍咒”吧。

這是種病,得治。

這個國家每天都有人自慰、交歡、享受各式各樣的性愛,
好吧我直說,賣淫嫖娼者每一分鐘都在辛勞著。
對於一個沒有妻子、或者妻子沒有生理能力的男人來說,
用手自我慰藉和花錢買春只是不同的兩種形態,解決他的本能。
性和吃飯一樣都是人的本能,
吃飯和道德沒有什麽關聯,性也是一樣,只要不侵犯別人的利益和自由,
雖然長久以來,中國的道德莫名其妙將性與道德產生了微妙關聯。
所以滑稽的事實就是:要想弄臭一個人、讓一個人身敗名裂,曝光性醜聞是非常有效的一招棋。
但我要重申:性活動是人的本能,也是一個人的隱私。
一個人用自己的手、用器具、用同性、用異性、用很多人滿足自己的慾望,都是人的本能,
只要滿足本能的同時沒有侵犯到當事人的利益和自由,就不應該受到譴責,尤其是非當事人、大眾的譴責。

然而我們看到媒體利用了人們扭曲的道德標尺,
將所謂異見人士一個個揪出,加以“擾亂XXX、非法XXX”的罪名,
并放在電視新聞上炒作,引來大眾的譴責和批判,
從而達到完全否定一個人既往功績、使其失信於大眾的目的。

薛蠻子倒下了,但是北京朝陽區嫖娼的只有他一個嗎?全中國呢?
但是除了他,有誰嫖娼後還被弄上新聞聯播露臉?
而且,既然你說賣淫和嫖娼都是“罪”,那麼賣淫的爲什麽沒上新聞聯播談談心得?

終於,薛蠻子之後,我們又看到了轉發超500因言獲罪的案例、
以及其他微博熱門帳號(大V)的陸續倒下。
其實,這一連串的動作背後,反映的是權力的不自信。
權力不可能永遠代替理性和正義,我相信它只是一時的猖狂。

中國人接觸的新聞不自由,上網有防火牆,就連在網上發句牢騷都會有“七條底線”在約束著。
你的自由何在?

而與此同時,有些人卻在揮霍著你一輩子都不能望其項背的自由,
比如可以坐擁幾十套房產、可以隨便打死小販、
可以被判幾年刑然後保外就醫、可以貪污多少錢都不會被判死刑。

今天看到這個荒謬的發言提示,我知道要罵的絕不是新浪微博,
它也只是條看門狗,主人的眼色它不得不看。

同時我很好奇爲什麽在 Twitter 上看不到這樣的發言提示,
難道外國人可以胡亂說話?這不科學。

哦對了,同學媽媽之前說過一句話:如果你夠可愛,別人不會說你的壞話。

封筆。

 

 

忠誠與自由

“True” – The Frames

不是我不能忠誠,只是尚未遇到值得我忠誠的。

這句話是我2007年時對自己說的一句話。

背景是這樣的:自從2005年,我開始嘗試MP3數位播放器,
從被譽為國產最高端的魅族E5開始,緊接著E3,M3,M6,
然後 iRiver 鐵三角、E10,再到 iAudio G5 、D2,……
那兩年多的時間不知道換了多少個。

我不承認自己是個數碼方面的潮人,換機器也絕非緊跟時尚、更新換代,
我只是需要一個可以讓心安穩下來、舒舒服服聽音樂的設備。
但它們或多或少都會有些讓我猶豫最後割捨的弱點。

E5 控制飛輪會越來越松、E3 被一個喜歡它而且我又喜歡的人拿走(也許本不該屬於我)、
M3 設計缺陷充電充不滿退貨、M6 觸摸板失靈、E10 音質太爛硬盤轉速太慢屏幕看不清、
G5 關掉BBE音效完全就是殘廢品、D2 也是一樣,而且只有 2G 存儲,根本不夠用……

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對自己說了開篇那句話。
我只是想擁有一個可以使我忠誠、值得我忠誠的數位播放器。

最後,懷著半信半疑的心情,目光落在跟 D2 價錢差不太多的、剛上市沒多久的
Apple iPod classic 160G (第一代)身上。

這一買進,直到我現在敲字的這一刻,就再也沒換過。
這是大概 6 年、馬上就要到 7 年的光景。

從此,我便知道,這世界上的同類事物,總是會讓你有一段時間眼花繚亂、
目不暇接、體驗過這個還惦記著那個的無比混亂,
這「同類事物」,也許是數位播放器、也許是手機、也許是酒吧、也許是工作、也許是女人。

並非是當事人不忠誠,只是還沒遇到有能力使他忠誠、使他自願終結其他可能性的那一個而已。

使一個人忠誠的動力有兩種:A. 先入為主、無出其右。 B. 體驗豐富、自由選擇。

A 就像是我們在22歲時可以遇見一個讓我們忠誠的愛人,他先入為主,強大到今後我們自動對別人過濾、免疫,直到銀婚。
B 就像是我們在年輕時嚐遍了酸甜苦辣,直到40歲時才邂逅天造地設的真命天子(可能對方也是如此),從此浪子回頭。

忠誠的反面絕不是傷害。
你可以對一個人/物不夠忠誠,但千萬不要冒險傷害TA或自己,無論是身體還是心智。

同理,如果你對錯誤的人/物獻出忠誠,也可能是一種對人對己的巨大傷害。

有句話說的很好:真愛就是肯為你放棄自由。
但我想要修改一下:真愛就是肯為你放棄部份自由、但也絕不侵犯你哪怕一丁點的自由。

 

12345...1015...15

JABLOG is powered by WordPress.
Created by Arikid.com | Subscribe (RSS)
© 2006-2017 Quadear & Arikid Media Lab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