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 H鉛筆痕跡 ’ Category

慾望似海,愛情是針

沒有眼淚的決定 (Demo版)
 
作曲:Jason Arikid
作詞:Jason Arikid
編曲:Jason Arikid
 
哭是不用學習的本能
不哭是我在忍耐疼
恍惚之中你給錯了吻
但請別再責怪愛神
 
樹影搖曳輝煌的街燈
我們並肩隔一道縫
擁抱換不回曾經的我們
你讓回憶的溫度有點冷
 
該是時候     關上心門
就當做和你一切從來沒發生
欲望似海     愛情是針
讓寂寞淘汰昨天的緣份
 
夜行至深     告別時分
我瞥过你的側臉默默轉過身
今天以後     更加認真
要對自己的未來更誠懇
 
我用簡訊傳一句再見
没有淚也沒有句點
或許你會有明白的一天
看著我們合拍的照片
慢慢懷念

上面這首歌叫做《沒有眼淚的決定》(DEMO版暫定這個title),
是我在1999﹣2000年間寫下的。
原題叫做《字條》,是一首粵語歌,
描述的是還在讀書的男女生在上課時靠字條傳達愛意,
然後互相萌生好感,享受那未被染汙、純純的愛情。
而當時我也確實在情竇初開的年紀。
那個年紀也沒有掌握電腦錄音技術和編曲技術,
甚至連當時存放DEMO的錄音帶也不知去向,
只剩這個旋律還存在在腦海中。
(原始歌詞只依稀記得前四句:
始終沒向你表白明瞭,你在我心裡的重要,
突然看你回頭對我笑,臉沒有紅心卻再跳。

間奏 Guitar 的旋律是即興發揮的,
但事後聽起來猶如冬夜裡一個人走在清冷的街上。
對,就是那種感覺。
所以如果這首歌還有正式版,
Guitar 間奏部份的編曲我會依然保留。

這是我人生寫出的第一首歌。
也不得不承認旋律和原始歌詞都很「幼齒」。
與我近幾年的作品相比,旋律走向也很迥異。
然而時過境遷,這首歌我再也無法唱出初戀的感覺。

如今,距離初戀伊始也已經十年有餘。
如今,初戀的滋味甚至比不過失戀的滋味來得深刻,

這證明了自己曾經說出的自以為感動天地的誓言,
也不過是一個個笑話。
這年頭,誓言比笑話還廉價。
看笑話可以去糗事百科,而誓言連個正式的記載網站都沒有,
誓言大概只配寫在人均消費50圓的小咖啡店牆壁上的貼紙上,
然後可能還沒來得及實現,就被下個人留下的愚蠢誓言掩蓋住。

既然無法讓初戀的感覺回溫,
也就應該換一個方式呈現自己的「智慧結晶」,
這樣溫暖的旋律不能歌頌初戀的純真,
不如拿來安慰自己斑駁的內心。
歌詞內容再簡單不過,
一個忠犬似的情伴忍痛看著對方向別人投懷送抱,
然後堅強地做了決定、講再見。
再俗套不過的劇情。
但我希望可以從另一個角度仔細思考這個悲劇。

從《別說還能做朋友》開始,
你們就應該清楚我是不會和前任做朋友的那類人。
虛偽的「友誼」能拿來慰藉自己、或是祭奠過去?
這毫無意義,除非另有所圖。

所以,每次失戀,除了「當做和你一切從來沒發生」,
除了像受傷的牡蠣,把曾經敞開的心門再次封閉療傷,
除了聽聽應景的音樂,
還能做什麼?

那就是「要對自己的未來更誠懇」,
認真度過當下的日子,做更好的自己。
離開你的人,只因不配享受更好的你。

但是為什麼要離開?
我覺得最終原因都是一個人無法再滿足另一個人,
或者說,一個人有了新的慾望,讓另一個人措手不及、無計可施。

「慾望似海,愛情是針」。
這是我近幾年最深刻的一個領悟。
被寂寞與過剩的慾望打敗的昔日情侶已經多如牛毛。
已有情伴的人仍在現實中、網路上、手機app上偷偷摸摸尋找新的緣分,
或者加入充滿誘惑的社區、小組、圈子,守株待兔、見縫插針。
這現象已經廣泛到「用道德批判就是不道德」的地步。

對於私慾,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尺度與標準,
我并不會鼓勵所有人都去禁慾或縱慾,
但求你能遇上尺度標準與你相匹配的人,
清晰了解彼此的底線與操守後再考慮是否要做伴侶。
而不是因「外貌協會」或某些特殊情結(皆可看作是私慾)相投,
武斷相處,然後受傷。

從來沒想過,這首歌,當時還在上中學二年級的我寫出的這首溫暖的歌,
幻想過自己會是歌詞男主角、要唱給用傳遞字條成功求愛的「情侶」的歌,
最後會是這麼一個結局。
本意是彼,結局如此。
是不是像極了某些人之前和你說過的誓言?

有時候,世界就是這麼樣,無奈地虛偽著。

 

台階

Snow Flowers” – Danilo Rea

下班走出公司時
抬頭看見一片白色的世界
雪很大
地上更是泥濘不堪
寫字樓出門的台階是拋光的瓷磚
在這雪天給進進出出的人增加了不少危險系數
還好今天穿的不是運動鞋
而是類似UGG的靴子
鞋底雖不是很滑
但對一個90多公斤
而且在此地有過滑倒前科的壯士而言
下台階也是一種挑戰
我磨了磨鞋底
試探台階、融雪和鞋底的摩擦系數

這時從身後一位女士經過
小心翼翼從台階上下來
轉頭對我說:
「來,我扶你下來。」

「啊?」

我還未滿八十歲
或者說離十八歲的距離更近一些
而且穿著和髮型也算入時
被誤認做老人的可能性極低
……

我胡思亂想之際
前面一隻手遞了過來
感動至極
我也伸出手去

我和她都沒有戴手套

對她說了聲「謝謝」
她連說「沒事沒事」
一邊笑著
熟女笑起來大都很好看
揣測她的側臉和她的聲音
我判斷她大概30多歲

哦對了
她的手很軟、也很暖

找了家餐廳吃飯
雪依然在下
路更加泥濘
台階也更滑
埋單畢出門時
境況類似

一個胖胖的男生和一個娃娃臉女生
也在門口摩擦鞋底試探摩擦力
男生要先下去
卻被女生緊緊拉著衣袖
男生更怕自己會摔倒

這次是我先下了台階
轉過頭來對他們伸出手
先扶了男生下來
再扶著女生下來
他們都沒有戴手套

男生說「謝謝謝謝」
女生說「你們兩個看起來好相像」
我連說「沒事沒事」
一邊笑著
繼續前進

走了二十幾米
我回頭看了一眼
他們在往背對我的方向走遠
兩個人緊緊依偎
在這白色的世界裡
好似一個童話

我們都是好人

我想我們都是好人
可惜擁有太驕傲的靈魂

我想我們都是好人
可惜只有做朋友的緣分

我想我們都是好人
可惜都未曾敲到對的門

我想我們都是好人
可惜只得到危險的溫存

我想我們都是好人
可惜我現在只想一個人

好人” – 杭士琁

空氣

情願你當我是空氣
這樣我便是你一直呼吸的理由

情願我將不辭而別
這樣你便是我永遠新鮮的傷口


黑暗之光” – 雷光夏

冷秋

冷秋。
夕陽西下。
街角賣唱的乞丐。

我没有給錢。

不是吝嗇。
也不是不懂欣賞。

只是因爲。

他假唱。

See Me Fall” – Lady & Bird

123

JABLOG is powered by WordPress.
Created by Arikid.com | Subscribe (RSS)
© 2006-2017 Quadear & Arikid Media Lab
All rights reserved.